查看: 249|回复: 1

[小女生职场修行记] 《小女生职场修行记》-第十八章 工友

[复制链接]
分享奖励排行榜
发表于 2019-4-12 17:35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用微信扫码注册登录,享受更多权益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212.jpg



温馨提示
在看文章之前,请点开音频,愿你的生命从此绽放!

第十八章 工友

我决定亲自去一趟那家模具厂,哪怕能挽回一点点损失,即使对公司来说无足轻重,但至少这样会让我好受些。从刘姐那里找来了那个模具厂业务员的名片,在关外某个镇的某个村里,先坐了大巴,再换乘路边的摩托车,折腾了两个多小时,终于到了那家模具厂。

到了那里,发现有不少人围在一起,好像要闹事。貌似一起不大不小的群体性事件,街道办、维稳办、派出所的人都到了,老板没有找到,一个政府模样的、脖子上挂着一个什么证件的工作人员在跟工人们协商。目前工厂已经查封,四周拉起了警戒线,有两个腰里别着枪的警察看着,可能是担心有人冲进去抢东西。

我要尽快地找到组织,这种事情,单打独斗肯定是不行的,先要找到其他也因为铅含量超标而受了损失的公司代表,结成联盟才会有力量。虽然现场有一百多号人,但大部分是穿着工衣的工人,一眼就能分辨出来,其他的,看那模样,不是小公司的老板,就是小公司的采购、财务什么的,我走过去加入了他们后,然后跟他们一起,在一个街道办的桌子前填表,内容包括公司名、所受具体损失、要求赔偿金额,等等,其中的一栏我十分的拿不定主意,联系人及电话这一栏,我不知该填谁?我才刚转正,能代表公司吗?可是,不填我,又能写谁?

工人们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,眼看着事态就要升级了,他们已经制作好了一个大大的条幅,“还我血汗钱”,而且那个“血”字是鲜红色的,下面还有几个红色的点,像血滴,极具视觉冲击力。他们准备上街去堵路,还有人给深圳电视台的第一现场栏目和《南方都市报》打电话,希望他们派记者来报道,好增加影响,他们似乎知道,影响越大,对他们就越有利,他们不知从哪儿得知,即使警察们掘地三尺将他们的老板找了出来,按照流程,这个工厂得先拍卖,拍卖所得的钱,先是支付清算组的费用,然后才轮得到他们,这一等,不知要到猴年马月。我暗地一惊,这个工厂看样子值不了多少银子,能打发了清算组和工人,就已经是毛主席显灵了,哪里还轮得到我们?

我掏出手机,准备拍几张现场的照片好回去交差,或者给天宇拓的人看看,我们也是受害者。正拍着,发现那个和工人协商的政府工作人员急急地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我这才认真地打量了一下他,一个十分清秀的小伙子,高高的个子,架个眼镜,年龄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,他走到我们填表的桌子前,向那个街道办的人要烟,那个人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烟给他,这小伙子拒绝了,偷偷地问他,有没有次一些的烟,结果旁边的保安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白沙烟给他。

“还要火机!”他做出了一个打火的动作,保安赶紧把火机也给了他,就在他接火机的时候,我看清了他胸前挂的证件:深圳市临海区吉富街道办维持稳定办公室陈小乐。

“哼,小乐,我看你现在怎么乐得起来?”我有些幸灾乐祸,已经有些忘了自己也是受害者。

见到他走了过来,那群工人里,有几个貌似带头大哥的也跟了过来,接着,所有的工人都围了过来,我没有见过这种阵势,害怕工人们也把我当成了政府的人,然后,我不知自己会不会变成肉饼。

只见陈小乐不慌不忙地站在桌子上,双手高举,拍了几下,开始喊了起来:

“工友们,大家安静一下,听我说。”

他不这样还好,他刚一喊完,下面立即就炸开了。

“你算老几啊,你不就是想糊弄我们别闹事吗?我们不闹,你们能解决吗?”

只见站在桌子上的陈小乐掏出那包刚刚征用的白沙烟,拿出一支,点上,他左手夹着烟,右手拿着火机挥了一下,又喊了起来。

“工友们,我他妈的以前也是在工厂打工的,是做电脑设计的,去年才考上公务员。前年年底,金融危机,工厂倒闭,老板跑了,他妈的我们两百多号人,都等着拿钱回家过年,怎么办?”他猛地吸了一口烟,又喊了起来,“你们说怎么办?”

全场鸦雀,没有人知道他卖的是什么药。

“我他妈的都快要气疯了,我家是农村的,我妈还等着我的钱过年,他妈的,当时老子杀人的心都有了。”我已经发现工人们的情绪开始有稳定,甚至有人在暗暗地点头,陈小乐见场面控制住了,口气一转,“可是我不想惹事啊,我有一个弟一个妹,都在上中学,我只想要钱,要给我妈过年,给我弟弟妹妹读书啊,你们说,是不是?”

“是!”下面有不少工人喊了起来。

我看见工人们看他的眼神已经由怀疑变成了肯定,他俨然已经成了这群工人的带头大哥!

“可是那些他妈的工作组说,要拍卖、要清算,要这个,要那个,等他妈的把这些都弄完了,那老子是不是早就已经饿死了?”

“是!”更多的人喊了起来。他掏出了烟,把里面剩下的全部拿了出来,分给前面的几个带头大哥。

“兄弟们,其实我当时真的根本就不想闹事,我只想要钱!你们说是不是?”

“是!”几乎所有的工人们都喊了起来,尤其是前面的几个带头大哥。

“兄弟们,今天我来帮你们做一把主,老子管他妈的什么清算组,今天就帮你们把钱要回来,就现在,好不好?”陈小乐看来是完全入戏了,他已经在上面大喊了起来。

“好!”所有的人,包括我们,都一起跟着大叫。

他跳下桌子,走进屋去了,那里面有不少政府的人,看来是他把场面控制住了,再来仔细地商量一下如何继续糊弄这群工人。不到十分钟,他出来又上了桌子,这次,他刚才慷慨激昂的表情似乎没有了,换上了一副略带沉重的腔调:

“兄弟们,我跟他们商量过了,按照国家的流程,确实是要等抓到了你们的老板,由他来赔你们的钱,如果一时半会抓不到,也要等把这个工厂卖了后才能给你们钱,即使清算组一分钱不拿,要把这个工厂卖掉,再给你们钱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。”

他此言一出,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非常失望,但是没有人起哄、大叫,都在看看他还有什么办法,我竟然不怎么关心我是否能得到赔偿,而只是想看看这个小公务员如何把这出戏演下去。

“但是……”他突然话音一转,升了八度,“这样等来等去,老子没钱吃饭,怎么办,他们政府管不管我们的饭?”

立即得到了预料中的大声附和,工人们甚至包括我们,已经完全把他当成了代言人。

“兄弟们,你们看这样行不行,管他妈的卖不卖工厂,我让他们每人先给你们2000元,给现金,先有钱吃饭再说,然后你们先留下联系方式,等事情处理完了,再来慢慢地赔偿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所有的人,包括我们、保安,甚至那两个别着枪的警察,都一起跟着大叫了起来,响彻云霄,如同当年中国取得奥运会主办权一样令人振奋!

钱,是早就准备好了的,工作人员迅速拿出了表格,挨个点名,逐一核对工人们的身份证、工牌,然后签字、领钱,站在警戒线边上的警察,也站了过来,守住那个装着现金的大箱子。

领了钱的工人,再到另一个桌子前,留下自己的联系电话、家庭地址以及紧急联系人的电话,以便联系不到自己时,还有人可以找到自己,然后各自离去。         



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,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,你将获得[5福分]的奖励,一个IP计算一次.

善循环-一个生发福慧,成就梦想的平台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15 10:2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善循环-一个生发福慧,成就梦想的平台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客服热线
0592-5511969 周一至周五:09:00 - 17:00
公司地址:厦门市高崎南五路222号航空商务广场4号楼1005单元

弘壹文化·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企业学习创新研究所指定教练培育授权机构。中国注册教练联盟(CRCF)理事单位。弘壹善循环系弘壹文化旗下国学与教练实践学习分享平台,致力于企业教练培育与国学商用。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善循环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